当前位置: 首页 >> 峥嵘岁月 >> 回忆录

回忆龙岩游击队

【字体: 】【2011/5/3】 【来源:转载】【作者:】 【阅读:4908次】 【关 闭

回忆龙岩游击队
廖成美


红军回来了

      一九三四年,国民党反动派竭尽全力,对我中央根据地和红军进行第五次“围剿”,由于党内左倾机会主义的错误,根据地在一天天缩小。在中央红军长征之前,以至未能粉碎敌人的围剿。龙岩失守后,在龙岩县委领导下,有一支游击队,虽然人数不多,只有四五十人,但在当时来说,武器比较精良,是一支精干的游击队,正副班长以上干部、侦察员、通讯员、司号员、宣传员均配带驳壳枪,全队有二十多支驳壳枪,有几支廿响的快慢机驳壳枪,还有两挺手提轻机枪,有较强的活动能力和作战能力。这支游击队中有十几个同志是原国民党十九路军适中谢光辉的部下,十九路军失败后加入这个游击队来的,有一个排长叫谢新光。三五年一月又将南洋坝民团起义过来的十六人编入该大队,这时全队有六十多人,编两个排,四个班。一排长李角王,二排长谢新光,大队长在打铜钵战斗中被飞机打伤了,因养伤我未见过。政委陈仁竹,副政委陈朝盘,该大队在三五年下半年改为第一个龙岩独立营,营长李角王。
      在一九三四年五、六月间,独立红八团到龙岩地区,龙岩游击队积极配合行动,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到处打击敌人,时而出现在东,时而出现在西,在龙漳、龙汀、岩永公路上,打国民党军队的运输车,破坏敌交通,抓俘虏。
      有一天,敌人五十二师从漳平开来,经龙岩开向永定。游击队得到这个消息后,就和红八团侦察班一起,化装到敌军必经之地的南洋坝公路上。化装成老百姓的就在路边田里干活,化装成国民党官兵的红八团,侦察班班长及侦察员的,则埋伏在路旁的村庄里。晌午,敌人的大队人马从南洋坝公路上过去了,后面陆陆续续跟上来一些掉队的,有的是病号,有的是走歪了脚,在烈日下瘸瘸拐拐无精打采地赶路,趁此机会,我们开始了行动。“老百姓”不再在田里干活了,提着茶壶来到路边,殷勤地说:“老总,辛苦了,喝口茶再走吧!”掉队的这些国民党兵正满腹牢骚,一见有茶水,索性坐在地上,抱起水壶就住嘴里灌。这会儿,一个“敌军官”带了三个“敌士兵”走到公路上,吹胡子蹬眼地训斥那些掉队士兵:“他妈的!怎么掉队了?你们不要命了?这里到处是共产党。”掉队的兵痞们慌了神,七嘴八舌申辩。于是,“敌军官”便发号施令:“把枪支弹药统统放下,叫收容队搬运。你们轻装前进,赶紧跟上队伍。”那些掉队的家伙听后半信半疑,犹犹豫豫地把枪、子弹从身上卸下来放到地上,往前走着,还不时回头望,但又不敢回来拿。到这工夫,刚才提壶倒茶的“老百姓”截住了他们,照例进行了教育,把枪支子弹留下,等前头的敌人得知这个情况,回头来追游击队时,早已无影无踪。
      在这前后,红八团和龙岩游击队通过打民团,袭击区公所、乡公所、盐管所、税务所,以及攻打铜钵、白土圩,袭击南洋坝,赤水、曹溪民团据点炮楼,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搞得敌人晕头转向。吓得那些民团、区公所,联保办事处的坏家伙不敢出来为非作歹。迫使白土民团一批批地到游击队投诚。接着南洋坝民团二十余人也弃暗投明,参加了游击队。
      我们屡战屡捷,人民群众十分高兴,人们奔走相告:“红军回来了”!

林木顺领赏

      随红八团一起的还有一个地方工作团,积极开展宣传群众,组织群众,配合武装部队行动。这个工作团团长是林木顺同志,他曾担任过家乡区苏维埃主席,龙门赤水的地主民团听说他回来了都很害怕。十分恐慌,悬赏一千块大洋捉拿林木顺。大伙替他担心,嘱咐他行动注意谨慎。他听到这消息后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我林木顺这个叫化子脑袋还值一千块大洋。难得难得!看来,我不亲自去领这份赏,有点不识抬举了。”林木顺同志已打定主意,和游击队同志商量如何去领这份赏,确定化装成东肖区(即白土区)的敌人民团,把林木顺同志五花大绑起来,气势汹汹地押往赤水的民团炮楼。炮楼上的敌人一见抓了林木顺,个个得意忘形,在炮楼上吆喝着:“姓林的,你这小子怎么样?就是孙猴子也跑不出如来佛的手心啊!哈,哈!……”林木顺被押进炮楼后,装出一付颓唐沮丧的样子,头也不抬,结结巴巴地说:“兄弟既然被你们抓住了,汉有什么说的,要杀就杀,要枪毙就枪毙。只要求你们给我一碗茶喝。”炮楼的头目也是个粗莽的家伙,脑瓜子里只是高兴,那想到会吃亏。他亲自端了一碗茶,给林木顺送过来。林木顺就在这家伙往跟前走的时候,用手暗暗拽开绑着两臂的绳子的活扣儿。等那家伙到了身边,林木顺冷不防将捆自己的绳子,一下子套在那家伙的脖子上,使他连喊都来不及,就被勒得上气接不下气了。那些化装押送林木顺的游击队员们,早就站在得手的位置上了,立刻迅雷不及掩耳般地行动起来。眨眼间,把炮楼的民团兵全缴了械。那民团的头目还不知所措地问:“弟兄们,有话好商量嘛!这是干什么呀?”林木顺说:“干什么?你们不是说谁抓住我林木顺悬赏一千块大洋吗?今天我自己亲自来领赏了。”就这样,一枪没放,拿下了赤水民团的炮楼。这消息象风似的传遍了龙岩全县,都说游击队是神兵、天兵。龙岩群众感到莫大的兴奋和鼓舞,敌人非常恐慌。

铁鸡岭伏击

      一九三五年刚过完阴历年不久,我们游击大队和红八团在永福附近的朗车村进行训练,突然得悉,国民党李默庵亲自率第十师从龙岩城出发已到中甲圩,要向朗车进攻。当时,红八团团长邱金声、政委邱织云,副团长王胜和我们游击队的领导研究确定,选择有利地形,在敌人行动中狠狠地揍他一下。经过侦察,决定在中甲到朗车的一座大山,叫铁鸡岭,山势险峻,游击大队就埋伏在铁鸡岭的山顶上,居高临下,任务是打敌人先头部队。红八团以四个连队带两挺重机枪,从竹子坂出来埋伏在铁鸡岭半山腰。各连队立即进行政治动员,号召全体指战员打一个漂亮仗,并连夜准备干粮。各部队拂晓前按计划进入伏击阵地。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左右,敌人沿省大道向我们开来。游击大队坐等敌人尖兵连到山顶时,突然一齐开火,打得敌人尖兵连仓惶退却。敌人意识到处境严重,进行反扑,但又被我们打了下去。战斗激烈,反复了几次。这时,埋伏在半山腰的红八团部队乘机发起冲锋,给敌人拦腰一击,把敌师部打得七零八落,尸横遍地,伤亡惨重。游击队完成任务后,主动撤退。这一仗在闽西地区影响很大。给了敌人以有力的打击,牵制了敌人兵力,大大鼓舞了闽西人民群众的斗争情绪。在这战斗之后,敌人调集了几个师到龙岩进行大清剿。这对于配合中央主力红军北上抗日具有重要意义。

活捉叛徒陈金才

      一九三五年春,国民党调来大批军队,向我们进行大举清剿,情况更加紧张了。敌人采取了军事、政治、经济封锁三管齐下,军事上划分区域,限期肃清;政治上实行保甲制,连坐法,每个人都要配带良民证,一家犯法,十家连坐。对山区的村庄采取移民政策,把山区的居民点都强迫搬到大村子并村,妄图使红军和群众隔绝。经济上,实行计口购粮、购盐、购物,企图置红军游击队于死地。对山区实行三光政策,房屋烧光、粮食财物抢光、见人杀光。强迫组织壮丁队,守碉堡,巡逻放哨,发现红军就敲锣。在高山头上设了望哨,白天看炊烟,晚上看火光。虽然情况很紧张,敌人天天搜山、杀人、放火,生活物资供应非常困难。但是红军游击队都有信心、有决心,坚持和敌人战斗到底,坚信毛主席、朱总司令率领的红军一定会打回来,最后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大约在三、四月间,由龙岩失守时转移到汀州地区的部分难民,在河田组建了一支游击队,据说在河田组建时有一百多人,经长途跋涉,翻山越岭,艰苦奋战,冲破重重险阻,回到龙岩时只有三四十人。上级决定把我们原来的龙岩游击队改称为第一大队,主要活动在岩东南,龙漳公路两侧,从中央苏区来的游击队改称为第二大队,为了加强二大队,从一大队调了一个第四班到二大队,这时该大队有六十多人编成四个班,两个排,大队长郭礼堂,铜钵人(后叛逃了)当时没有政委,又将一大队政委陈仁竹调二大队任政委,没几天,听说他哥哥陈金才叛变投敌了,我们住在外陈山时,他带两个通讯员回铁石洋看看,他一去就不回来,也叛变投敌了,两个通讯员回来还给了他们一个处分。在同年六七月间,我们游击第二大队在中甲地区行动时,地方工作同志和当地人民群众反映说:陈金才这条走狗又来了,人民群众恨之入骨。陈金才过去曾担任过龙岩县委书记,叛变投敌后,经常给敌人带路、搜山、点名捕人,破坏我们党的组织,给革命造成损失。这次他又跟国民党部队到中甲来给敌人带路来了,这个家伙太坏了。地方党的同志通过敌人内部得悉陈金才要回龙岩城,地方党的同志和游击队领导同志研究,想办法把他搞掉。查明准确时间,我们游击二大队四十多人就在从中甲到龙岩城的大道马鞍山设好埋伏。当二十多名敌人走到我们埋伏圈里时,被我们全部歼灭了。当即清查时没有陈金才,队长下令立即搜查时,两个小游击队员押了一个穿便衣的家伙来了,有的同志认识陈金才,一看就是他。有个小游击队员十五、六岁,他说:“我看到这家伙钻进水沟里去了,我们俩紧跟着他,他躲在石缝里,把他抓出来,这个家伙我好象在那儿见过他”。这个小小的胜利,歼敌二十余人,活捉了叛徒陈金才,为党为人民除了一大害。

变祝捷会为哭丧会

      一九三五年七月,在岩南漳县委领导下,在象山地区游击组的基础上组织了一支游击队,称(龙)岩南(靖)漳(平)游击队。当时只有十几、二十人,后来扩大到五、六十人,队长是红八团司令部的一位参谋,政委是陈德清,主要活动在象山、适中、四坊、朗车、中甲并向和溪以及十八乡等地开展新的游击区。大约在农历十月间,国民党李默庵部在闽西清剿一无所获,还大肆吹嘘说,该地区共产党武装力量已被他们消灭,准备在龙岩县城召开“国军剿匪祝捷大会”。这消息传到我们岩南漳游击队后,战士们气得鼓鼓的。游击队领导正与地方党委研究反策时,恰巧碰上红八团团长邱金声同志带了一个侦察班十余人都配带短枪和我们住在一起,我们游击队的领导便将情况向红八团团长邱金声同志汇报了。邱金声同志听后也被敌人无耻行径引起了愤慨,他非要狠狠收拾李默庵一下子不可。当即和地方党委研究,继续查明情况,决定夜袭龙岩城,变李默庵的祝捷会为哭丧会。据侦察情况分析,确定袭击县城南门外的陆军野战医院。邱金声同志亲自带着红八团的一个侦察班,并从游击队里临时挑选了几个精明强干的小伙子,组成了一支得力的突袭队,一律配带短枪。对袭击敌人的陆军医院作了详细的部署。同时,由岩南漳游击队袭击飞机场。另外还派了少数人到东门外贴标语、散发宣传品,牵制敌人兵力,转移敌人注意力。就在敌人要开祝捷大会之前的一个晚上,邱金声同志带着队伍,沿着大道直奔龙岩城。到了城边,借着月光,隐约能够看见敌人设在城楼上的岗哨。到敌人陆军医院门前时,侦察员跑来向邱金声同志报告说,敌人的陆军医院已经关了大门,围墙很高,进不去,邱金声同志立刻命令侦察员喊开大门。侦察员到陆军医院大门口就大喊:“报告!报告!”里面问是干什么的,侦察员答是送公事的。大门就开了。没等门卫弄清是怎么一回事,邱团长带着突击队迅速冲了进去,先缴了敌人警卫班的枪,把前后门堵了起来。有两个家伙想跳窗逃跑,却正好落在我们监视在窗下的游击队员手中。就这样,我们一弹不发地解除了敌人的武装。尔把敌人除伤病员外,统统都集中到一间屋子里,立即分头搜索。有几个光着身洗澡的也抓了起来,约有一百多人。这时,有的同志立即到仓库去后,搬药品,能带多少就带多少。有的同志到病房里去做宣传工作,散发宣传品,敌人的伤病员叫得乱成一窝蜂,能动的全下了床,有的跪在地上求饶。有的在床上大哼起来,假装重伤病员。我们抓紧时机进行宣传,讲明红军是工农队伍,为解放劳苦大众而结合、战斗的,不要害怕,我们不会杀你们的。把敌所谓“共匪见人就杀”的欺骗立即打破了。这时,邱金声同志来到敌医院院长办公室,给李默庵打了个电话:“喂,你是李默庵吗?我是中国工农红军红八团团长邱金声。听说你想开祝捷会,我看你是会准备开追悼会吧!当心你的脑袋就要搬家了。”在一旁的同意都被逗得哈哈大笑。电话里,李默庵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吭吭哧哧地不知如何对答。邱金声同志电话打完后,把电话机砸烂,让李默庵抱着电话兴叹去吧!我们撤离医院时,在城门外浮桥的桥头上放了两个侦察兵,担任警戒任务。他们抓住了从城里出来的两个敌人:一个是当官的,瘦高个子,穿着大衣,脖子缩在竖起的大衣领子里,可能是该陆军医院的院长,另一个是这个当官的传令兵,被侦察员几刀子杀死在桥头边。夜袭龙岩城,把敌人搞得灰溜溜的,束手无策,祝捷大会的事也只好不了了之。但是,闽西的广大穷苦百姓听说红军游击队打龙岩城这一喜讯,一传十,十传百,无形中为游击队斗争的顺利开了一个无法比拟的祝捷大会。

虎穴擒敌

      一九三五年底或三六年春,红八团在适中附近山坪头召开一次政工会议,是伍洪祥同志主持的,出席会议的除红八团政工干部外,吸收了几个游击队的政工干部参加。伍洪祥同志总结了前一段反清剿斗争中政治工作,并提出了今后政治工作任务。本来闽西军政委员会张鼎丞和邓子恢两位领导同志要来参加会的,因途中情况变而未到。会议结束,我们准备走时,张鼎丞主席、邓子恢副主席到了。张鼎丞主席代号叫老黄,邓子恢副主席代号叫老李。老黄我没见过,老李我见过了。因为开政工会的同志,在龙漳公路、新祠桥头,通过内应外合,拔掉一个碉堡,消灭三十六旅一个班,击毙敌排长一个,俘虏人枪十余支。同时在这里已开了好几天会了,为了安全,又转到九州马坑一个山沟里小庄子开的。我记得张、邓两位首长给会议讲了国际国内形势,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等问题及我们今后继续坚持敌后游击战争的任务。这是我参加游击队来参加的第一次盛大而又重要的会议。
      一九三六年春,闽西的斗争形势已大为改观了。我们的游击队经常配合红八团作战,在县委的直接领导下,渡过了最紧张、最艰苦的岁月,经受了严峻考验,更加坚强了。从装备到战斗经验都不断充实、丰富,游击队有发展,战斗力也有很大提高。部队有时可集中一、二百人行动。采取时而集中,时而分散,集中起来打仗,分散去做群众工作。
      一九三六年三月上级决定把龙岩游击队第二大队和岩南漳游击队合并成立第二个龙岩独立营,整编是在永福的朗车进行的,营长陈清德,政委王荣春。二大队改为一连,连长林如成,我任指导员。岩南漳游击队改为二连,连长姓名记不清了,指导员王××(原红八团团部支部书记)。
      独立营成立后第一仗,是在黄畲虎穴擒敌,小池东北约五华里黄畲村有支地主武装——民团,有十六、七个人,队长叫吴川秀,驻在一个大地主吴月香家里,是大瓦房。吴月香怕红军抓他,全家跑到漳州去了,房屋是空的。民团就驻在吴月香家里,做地主的看门狗。我们地方党的一位同志吴潮芳虽然做过吴川秀的工作,争取他投过来,但是他顽固不化,死心踏地甘当地主的看门狗。这支民团怕红军打他,行动非常诡秘,白天守在吴月香的家里,晚上溜出去,临时找个过夜的地方,有时怕得连村庄也不敢宿,甘愿跑到野外去露营。吴川秀以为这么一来,红军白天来时可以看得见,溜得掉,到夜晚你找不到他在哪里,可保万事大吉。我们地方工作的同志摸清了情况,掌握了敌人的活动规律。吴潮芳同志找到龙岩独立营,与营领导进行研究,制定了作战部署,决定采取“守株待兔”的方法,深入虎穴,消灭这支民团,由营政委王荣春带领一连,大约于阴历三月的一天夜晚,天色漆黑,我们趁敌人都出去寻找住宿的时机,悄悄地摸进了民团住的屋里,隐蔽在他们住的房间里,就在这空荡荡,阴森森的屋里等了一夜。天刚发亮,民团的伙夫劈柴、挑水、刷锅,倒水的声音我们都听得清楚,过了一阵子,民团的队伍都陆陆续续地回到了院子里,把枪一放,有的打水洗脸,有的跑到后门口去晒太阳了,我们等民团伙夫叫号兵吹了开饭号,在外面晒太阳的敌人全部挤进院里吃饭,我们趁势冲了出去,前后门一堵,“缴枪不杀”的喊声震荡着小小的饭堂。只有一个伙夫叫吴林生查厨房,因没注意到他想溜,我们侦察班长几步就追上去,把他抓了回来。我发现他们要开枪打死他,我急忙叫,不要打他,不要打他,侦察班长还是当面给他一枪。也碰巧,赶上一颗少药的子弹,照准飞进了那家伙嘴里,不偏不倚,打掉正中一个门牙。那小子吓瘫在了地上,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长在脖子上,才愣过神来,抿了抿嘴吐出一颗子弹和半截牙齿来。我们当场宣布愿回家的回家,不许再当民团了,如果再当民团被抓住就不客气了,愿当红军的就跟我们去。有三个人参加了红军,其中一个是号兵叫吴江海。这次战斗,在游击队里被当成笑料谈,传到敌人的垒营里,却吓得那一个个心惊胆颤,望而生畏。

 

原载《闽西文丛》总第9期

上一篇奇迹从何而来
下一篇侦察小英雄——郭滴海

联系地址:新罗区龙川东路45号 邮编:364000
服务热线:0597-2323536 办事处电话:0597-3296356 传真:0597-3296353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