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坛探究 >> 重点专题

朱德在龙岩的革命活动

【字体: 】【2011/5/3】 【来源:转载】【作者:】 【阅读:4574次】 【关 闭

朱德在龙岩的革命活动

郑学秋


一、三打龙岩显神威

      1929年5月中旬,形势突变,南方的粤桂军阀战火又起,盘踞在龙岩、漳州一带的闽西南军阀陈国辉、张贞等部,也加入了讨桂阵营,将大部队开赴粤东的大埔、潮州、汕头等地参与对桂系军阀的战争,闽西南地区的守敌一时处于空虚的状态。
      这时,朱德和毛泽东在赣南宁都附近接到了中共闽西特委秘密交通员送来的邓子恢(特委书记)给红四军前委的书面报告,详细汇报了闽西两年来群众斗争和当时敌我情况,要求红四军再来闽西。决定趁有利时机,再次入闽,开创闽西革命的新局面。
      4月19日,红四军在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率领下离开瑞金,日夜兼程挺进闽西。
      5月21日,红军到达连城庙前,已收到毛泽东、朱德写的信件的闽西地方武装负责人傅柏翠、曾省吾已等候在这里。毛泽东、朱德在庙前孔清祠听取了傅柏翠等关于(龙)岩、永(定)、(上)杭各县革命形势及敌军动态的汇报。朱德军长和毛泽东、陈毅等到经过反复研究,决定出其不意先打龙岩。如李文彬继续追赶,则由地方武装在通往龙岩的必经之路苎园一带阻击,待攻克龙岩后将李部引至永定歼灭之。如敌不追,则相机打到漳州。
      5月22日,红四军离开庙前后,经古田向龙岩前进,黄昏时分到达龙岩小池圩。当晚,朱德和毛泽东在小池圩赞生店召开军事会议,听取了闽西特委派来的代表郭滴人介绍龙岩城内陈国辉的情况。当时,陈国辉的主力已赴广东参战,在闽西只留了几个补充营。龙岩城内,只有不足五百人的兵力。
在了解了以上情况后,朱德军长当即拟定了作战方案:一、三纵队正面攻击龙岩,二纵队绕道从左翼迂回,于岩城背部后北山进行包围夹击。
      第二天凌晨,万籁俱寂,月光如水,在小池北面田野里,召开了班以上党员活动分子会议,毛泽东亲自做了攻打龙岩城,消灭陈国辉的战前动员。朱军长做了进军龙岩的战斗部署。
      拂晓前,红军兵分两路出发了。7时许,一、三纵队突破陈国辉前哨阵地——离龙岩城只有七、八里的龙门圩,向龙岩城发起进攻。
      红四军一、三纵队奋勇追击,迅速抵达龙岩城下,猛攻西门及附近五彩巷,朝城区冲杀。二纵队也飞快占领了龙岩北门外的小山,控制了全城制高点。红军两路合围,势不可挡。
      守城敌军节节败退,并朝漳平永福方向逃跑。突破西、北门的两路红军胜利会师了,闽西重镇龙岩城,第一次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红军进城后,立即开展了宣传活动。朱军长背着斗笠,脚蹬草鞋,在大街上宣传红军的宗旨。红军买卖公平,保护商人,安定市民情绪。红军还破开监狱,救出一大批被陈国辉关押的革命群众。
      为了把陈国辉主力从广东引回龙岩,按照前委制定的行动方针,红四军于当天下4时许,主动撤出龙岩城,向永定进军。
      朱德在途中向中央写信简要报告了红四军第二次入闽和首次攻占龙岩的情况说:“我们以消灭闽西反动势力发动闽西工作,及参加闽粤赣三省农村土地革命之目的,决于今晚星夜出发袭击永定(永定为张贞总兵部所在地)。”当晚,朱德率部到达永定的坎市,住在裕源店。
5月25日,红四军在张鼎丞领导的地方武装配合下,占领了永定城。
      当红四军主力转向永定后,从龙岩败退到漳平、永福的陈国辉残部,在5月25日返回龙岩。为策应龙岩全县性农民武装暴动,引诱陈国辉部主力尽快返岩,应龙岩县委请求,军长朱德发出命令:第三纵队从坎市出发攻打龙岩城;军部及第二纵队进驻龙门,密切注视广东方向敌人动态;第一纵队留驻永定、坎市等候命令。
      红四军第三纵队在伍中豪、蔡协民、罗荣桓率领下,同龙岩的地方游击队、暴动队配合,在6月3日拂晓迅速攻入龙岩城内。守军只有一个补充营和特务连,被痛击后逃到漳平的永福。
      正在广东参加军阀战争的陈国辉,得知龙岩再次被红军占领,大为震惊,日夜兼程地由粤回闽。红四军得悉后,决定暂时撤离龙岩,转攻驻守上杭白砂的卢新铭部的钟铭清团,引诱陈国辉主力回到龙岩,再待机加以歼灭。朱德还派出小股红军,沿途阻击陈国辉主力的部队边打边退。陈国辉误以为红军不敢同他交锋,必定要退回赣南。于是在6月6日上午回到龙岩,举行“祝捷大会”,放假三天。这时,撤出龙岩的红四军正集中主力,准备夺取白砂。白砂在上杭城东北,是上杭通往龙岩的咽喉要冲,也是一个大的集镇。当郭凤鸣部主力被红四军在长岭寨歼灭后,团长卢新铭收集郭凤鸣的残部,自任旅长,盘踞上杭。在红四军攻打龙岩时,卢新铭派出钟铭清团驻守白砂,作为上杭的防守前哨。
      为了歼灭白砂的钟铭清团,毛泽东、朱德于6月5日在龙岩、上杭交界的大池,如开红军干部会议,具体研究作战方案。
      6月6日,伍中豪、罗瑞卿接到军长朱德手令,即率第三纵队及红五十九团迅速撤离岩城,到大池与军部、第二纵队会合。留驻在坎市的第一纵队也同时接到命令,有计划、有步骤地撤出坎市,进军上杭大阳坝,龙岩县委和游击队转移白土。
      6月7日,白砂战斗胜利结束后,为了继续迷惑敌人,造成红军要开往江西的假象,红四军转到连城新泉养精蓄锐,进行休整,从容准备第三次攻打龙岩城。
      陈国辉得知红军开到新泉,更深信红军将撤回赣南,所以,他回到龙岩后毫无戒备。国民党报纸还吹嘘说:“陈国辉班师进剿”取得“胜利”,红军“败退”江西。
      这时,红四军前委判断消灭陈国辉的时机已到,在6月18日悄悄进抵龙岩附近的小池,朱德主持召开军事会议,周密地部署第三次攻打龙岩的作战计划。
      三打龙岩的战斗在19日拂晓打响,朱德亲临前线指挥作战。攻击从北门开始,伍中豪率部突袭松涛山,抢占了陈国辉设在制高点上的机枪阵地。北门打响后,第一纵队在萧克指挥下,以迅雷不及耳之势猛扑龙岩城南的屏障——莲花山锣石鼓阵地,消灭了一营敌军,为第一、四纵队直取南门扫清了道路。
      这时,西门的战斗也在激烈地进行着,守军凭借着街道房屋负隅顽抗。红军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在这紧要时刻,朱德看清在巷战中逐院进行争夺,对红军非常不利,立刻传下命令:采取“掏墙挖洞打老鼠”的战术,对敌军分割包围,各个击破。同时,开展政治攻势,向陈部喊话,退缩在几个大院子里的陈部终于竖起白旗,向红军投降。
      红四军主力第一纵队在第四纵队的配合下,这时越过河上的浮桥,突入龙岩南门。陈国辉看到大势已去,带着少数亲信化装逃出。红四军前后三次攻占龙岩。合计消灭陈国辉主力两千余人,“共缴步枪九百余支、迫击炮四门、水机关枪六架、手机关四架,陈国辉精锐部队损失过半”。陈国辉经过这次打,从此一蹶不振。
      6月20日,龙岩县革命委员会召开三万多人参加的军民祝捷大会。龙岩中山公园人山人海,刀枪林立。朱德军长亲临大会作激动人心的讲话,追悼在战斗中牺牲的红军战士;公审被俘的敌军头目。
      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二次入闽,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抓住军阀混战的有利时机,“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对付敌人”,忽东忽西,灵活作战,三次攻占龙岩城,连克永定、白砂、新泉,土地革命的巨大浪潮席卷龙岩、永定、上杭、连城等县,打开了闽西革命的新局面。

二、收编绿林刘烈波

      红四军第三次攻下龙岩后,得到一段休整时间。当时,红四军军部设在中山公园旁边的“番仔楼”。
      1927年7月的一天早晨,朱德吩咐李副官在中午办一桌酒席,要宴请龙岩东方绿林草寇刘烈波。
刘烈波是龙岩著名的土匪,在雁石一带聚众为寇,其中不少是丧失土地的农民,为生活所迫铤而走险。他们拥有200多杆枪,刘烈波自封为“独立团团长”。1929年6月,红四军第二次攻克龙岩后,红色政权首要任务是:发展武装,开辟新区。红四军司令部发布《告绿林兄弟书》,争取绿林武装改邪归正。刘烈波虽生性彪悍,可脑子倒挺灵活,自忖:红军雷霆万钧,自己若与之对抗,犹如以卵击石。于是,便派两个心腹潜往龙岩城,向红军透露“归顺”之意。
      朱军长与党代表毛泽东、政治部主任陈毅、参谋长朱支卿商议,一致同意刘部前来投诚,接受改编。并由朱军长全权处理。朱军长亲笔致函刘烈波,约定今日在红四军司令部谈判。
      近午时分,刘烈波身着长衫马褂,带一彪形保镖来了。朱军长主持宴席,朱云卿参谋长及伍中豪、胡少海、刘安恭等纵队司令员作陪。朱军长目光沉毅,落落大方。经一一介绍后,先给惊魂未定的刘烈波吃颗定心丸。朱军长说:“刘团长亲临敝部,我代表四军司令部表示欢迎。在此,刘团长的人身安全绝对保证,尽可以放心好了”。言毕,瞟一眼刘身边斜挎盒子枪的保镖。刘烈波见势,立刻严声喝退保镖,欣然入座。八仙桌上摆着鱼、肉、菜,还特从“南星”酒馆端来龙岩名菜烊鱼和什锦。酒过三巡,朱军长把话头引到了正题:
      “刘团长此次前来,走的是正道。只要诚心实意,一切都城好商谈。”
      “兄弟过去做过有愧于民众之事,还请军长及诸位长官多多包涵”,刘烈波起身,抱拳拱手。
      “只要放下屠刀,可以既往不咎。正如《告绿林兄弟书》所言,你们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与红军齐心合作,受共产党指挥’。我们欢迎你们加入红军,参加土地革命”。朱军长严肃地说,同时举杯:“为刘团长走上正路干杯!”
      朱军长设宴收到成效,刘烈波当即表示愿意接受收编,商定了收编的时间、地点及具体事项。几天以后,刘烈波的部队统编为(龙)岩、(漳)平、宁(洋)游击队。绿林兄弟穿上灰布军装,列队雄赳赳、气昂昂地打司令部前边走过,战士们竖起大姆指道:“朱军长,真威灵,一席酒,召来一团绿林兵!”

三、朱德在龙岩白沙、小池

      红四军的节节胜利,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引起了蒋介石及闽粤赣三省国民党军阀的恐慌,他们又发动闽粤赣“三省会剿”。
      红四军前委多次讨论应敌计划。1927年7月19日,前委在新泉最后决定第二、三纵队向漳平开进,一纵队(包括四纵队)留在闽西。这次更大规模的分兵,旨在打破敌人的三省“会剿”。
      根据前委命令,第二纵队在8月1日离开连城姑田,向龙岩白沙集结。朱德亲自赶到龙岩龙门,率领第三纵队连夜出发,经坪林,出雁石,向北疾进。8月2日到达龙岩红色区域的边缘白沙,与第二纵队会合,以攻为守,向敌人包围圈较薄弱处出击。
      朱德率红二、三纵队进驻白沙,打开了白沙革命斗争局面。白沙是岩东小镇。1929年间,受龙岩大暴动波涛的冲击,在林荣光、吴庭富、朱金义等领导下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后   反动武装反扑,革命受挫折。朱德率领红军大队人马一到,白沙一带又举行暴动,组织岩东游击队,朱德将30多支步枪、2门迫击炮送给地方游击队,加强军事装备。
      8月4日,朱德率二、三纵队离开白沙,出击闽中。
      9月6日,朱德率部从漳平永福胜利重返龙岩。
      红二、三纵队驻扎在龙岩小池期间,朱德军长还亲自参加龙池书院举行的群众大会,并作重要讲话。还参加了中共小池区委、共青团小池区委的会议。采用“请进来,派出去”的工作方法,加强地方组织建设,如请小池区委领导前往军司令部,商讨今后工作;派红四军干部廖德清、阙如烈到小池区检查工作。
      古田会议之后,1930年1月5日,朱德率领红四军主力第一、第三和第四纵队离开古田,取道龙岩、连城边界的梅村、竹贯,向赣南进军。从此,朱德便离开了他亲手开辟的龙岩苏区,投身到新的征途中。


选自《龙岩新罗旅游集成》

上一篇毛泽东在龙岩的革命活动
下一篇邓子恢在闽西苏区的革命活动

联系地址:新罗区龙川东路45号 邮编:364000
服务热线:0597-2323536 办事处电话:0597-3296356 传真:0597-3296353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