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红色新罗 >> 红色新罗

远赴湘江祭英灵

【字体: 】【2011/6/10】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符维健】 【阅读:4184次】 【关 闭

    清明前夕,新罗区政协副主席张学强带领区委党史研究室、区民政局领导,远赴广西兴安、灌阳等地,参加了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省民政厅、龙岩市、三明市共同兴建的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在广西兴安县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落成揭幕仪式。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袁锦贵、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陈雄,省民政厅副厅长罗万荷,龙岩市政协主席陈建寿、龙岩市政协原主席林仁芳,三明市政协原主席袁德俊,广西有关部门领导等参加了揭幕仪式。
    77年前,在参加长征的8万多中央红军中,有以闽西为主的近3万名福建籍红军将士。湘江战役中有半数多红军英勇捐躯。当年龙岩县(今新罗区)籍红军就有3000至4000多人参加了长征,有上千人血洒湘江。红军先烈的英雄事迹彪炳千秋,永载史册。
    当年参加过湘江战役的部分共和国将帅的后代及来自北京的“闽西红军亲友团”成员等也出席了纪念碑落成典礼。龙岩县籍开国中将罗元发的女儿罗冀延、罗冀真女士从北京前来参加活动。来到父亲当年战斗过的地方,罗冀延回忆当年:时任红三军团五师十五团团政委的罗元发,奉彭德怀军团长的命令,抢占湘江渡口。他指挥部队急行军如期赶到灌阳新圩附近,控制最高点,利用有利地形修筑工事,掩护中央纵队安全渡江。几天的战斗异常激烈,三个营长已有两个牺牲,团长负重伤。罗元发身先士卒,在前沿指挥作战,一颗子弹击中他的头部,鲜血直流,仍坚持指挥。全团干部战士伤亡过半,罗元发他们用血肉之躯做成坚固屏障耸立在强敌面前。罗元发他们完成阻击任务,把防务移交其他兄弟部队,才迅速过湘江,追赶主力部队。
    湘江战役中,龙岩县籍子弟个个英勇顽强。郭廷万(受衔少将)非常勇敢,负伤不愿下火线,对该连战斗士气有极大鼓舞,荣立二等功,军团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在大会上号召大家向郭廷万同志学习。
    担任全军总后卫、基本上由福建籍将士组成的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6000人,为了掩护中央机关和大部队行动,被围阻在湘江东岸,经过浴血奋战,最终弹尽粮绝,绝大部分壮烈牺牲。这些血洒沙场的福建籍英烈大都成为无名英雄。近几年,虽经民政部门多方查找,也仅查出福建籍湘江战役牺牲的有名有姓的在册烈士1114名,其中龙岩606名、三明508名。龙岩县籍仅43名。血洒湘江之侧的闽西子弟绝大多数没有被评为烈士。
    一○○团团长韩伟幸存了下来。1992年初春,这位湖北籍的老将军弥留之际立下遗嘱:死后要把骨灰放到闽西去,永远陪伴那数千名闽西英魂。
    从韩伟将军的生前回忆中,仍可以知道部分我区烈士的英名。一营的连长詹合(龙岩县人),被炮弹横飞的弹片炸断了肠子,可他把肠子塞进腹腔,仍然指挥全连继续战斗,后壮烈牺牲。在突围中牺牲的战士有:龙岩县的陈良西,还有……
    2008年去世的廖仁和,就是当年那场湘江战役的幸存者、见证人。祖籍龙岩县红坊镇进贝村的失散老红军廖仁和,是红三十四师一○二团的机枪连连长,在遭敌机轰炸中负伤,被群众收留,躲过劫难而幸存下来。后招婿入赘留在了灌阳雷家湾村。
    “你们多数人没有留下名字,人们只知道,6千壮士同一个故乡,闽西——那就是你们的名字。是你们用生命和热血铸就了一个传奇,你们的功绩永世长存……”当年参加过湘江战役的共和国将帅的后代代表韩京京深情地缅怀着牺牲的红军先烈。
    “今天有幸参加这个活动,作为老一代的后代,通过这次活动,感受到红军烈士对党的事业的忠心、对革命事业的信心,他们不怕牺牲、不怕困难,他们的精神,为我们后人树立了榜样。”朱德元帅的外孙刘建将军说。
     青山埋忠骨,绿水颂英雄。家乡人民带来了沉缸酒、梅花山矿泉和从光荣院挖来的泥土。张学强副主席代表新罗区向烈士祭酒,在纪念碑两侧的桂花树周围撒放取自烈士故乡的水、土。
    “安息吧,湘江战役的烈士们,家乡人民看你们来了!”
    “龙岩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永垂不朽!”

上一篇没有新闻了
下一篇奇迹从这里开始——读《福建中央苏区纵横(新罗卷)》有感

联系地址:新罗区龙川东路45号 邮编:364000
服务热线:0597-2323536 办事处电话:0597-3296356 传真:0597-3296353 后台管理